土星喵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688章 番外6 传奇,星球上的完美家园,土星喵呜,爱看小说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机械管理部的肯方部长已连续跑了几趟指挥部,想在十月的岗位大升级来临前,重新调整机械管理部已经递交上去的组织架构和岗位设置报告。

时间还能赶得上,谢天谢地。只要指挥部肯松口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

“你们看不出这里的意义吗?”肯方部长忍不住,对规划委员会的几位委员咆哮。

他已经做了十年部长,按照征召署的高级行政管理条例,不出意外的话,明年初就将以部长身份进入规划委员会,成为咨事委会。部长任期最多为十五年,也就是说,他执掌机械管理部到罗望十五年,就要正式卸任,进入规划委员会,此后襄理罗望全球规划,参与以罗望为中心的琼树星系大规划,不再负责一部实务。

肯方部长在他的任期内,在远离联盟文明辐照域的罗望,这么一颗荒古的旮旯星,他没有让建设者们缺少机械工具,他看到了罗机推向联盟,一点都没有比联盟其他星球的机型差,现在,他看到了空腔。

多么完美,花开两枝,各领风骚。

“怎么就不行?你们知道让一位……大师,去管一个乱七八糟的集余场,”肯方部长早年也是技术出身,说到这里,简直痛心疾首,“这是多么糟糕的决策。”

这是一个非正式的小会议,肯方部长强烈要求的,被拽来的也是与肯方部长素日相熟的委员,被他指着骂,也就抽抽鼻子,虚咳一声:“这不是我们做的决策。老肯方,你骂错了。”

“那你们去给大将说说,史大将,容大将。召开特别会议,重新讨论一下。”肯方部长急了,“再说我们商督长家的小晏,到底是位弱不禁风的嫂子,去集余场也不合适,是不是。”

“肯方,集余场是征召署的意思。而征召署又有……”说话的委员停顿了一下,这些拗口的首都星各类办事机构名称令他想了一想,“联盟集余项目管理署的特别推荐。”

“你知道的,我们罗望发展得越来越全面,各种管理就要向联盟的标准看齐了。”委员拍拍肯方部长,“这个集余项目管理署觉得你要的小晏适合做集余,他们那一套养星种星的大计划天天挂在嘴上,看我们在琼树星系立稳了,以后有心要在琼树星系搞一搞。你争得迟,争不来的。”

绯缡正在小青青焦头烂额。

她都不想挣这点社会贡献积分了。

她来小青青上拓展课,挣这点社会贡献积分,太不容易了。

绯缡是今年三月末回的罗望,她居家休养三月,休假又三月,罗望倒是按时给她发公民津贴,但她闲着把个人总资产算了一下,星币就不论了,她发现她的社会贡献积分比商檀安,竟然少了一大截。

原来她可是比他多一大截的。但她总把社会贡献积分去当钱用,真是两次了。第一次是在毕业付旅馆费时,以为得着了便宜,白白把老爹留给她的社会贡献积分都花了。第二次是在登巴,那会儿当娜莎,精是精的,差在真没钱,又一下子把一万社会贡献积分花出去,连打点带买星籍,也花了。

她回罗望时,只剩下一万五千分。和她同舰来的第五军团新人,社会贡献积分起底也可以上万。前些年落地归化的第二三四军团人,起底分加上几年工作积累,相当一部分都超过她了。更别说第一军团人,哪个也不会比她低呀。

商檀安则一落地,刚进家门,就给她转了好多好多,现在他俩的账面积分是一样的。

绯缡便有点不好意思。

华婧邀她来小青青上拓展课,她寻思着,趁空档期,别的挣不着,先挣几个社会贡献积分也好。

但现在,她真不想挣了,太难了。

小青青的孩子们,爬满一地。她叫了很久,还要那个五岁的大班长帮忙,才算让他们像小萝卜似地挨个老实坐在地上。

绯缡清了清嗓子。

还没开口,就见那些小娃娃嘻嘻伸手去扯旁边同伴的胳膊,一会儿,你扯我,我扯你,整个班又都是嘻嘻声。

她又用力咳了两声。淑女其实都不带这样的,但没办法,她得狠狠凶一下。

娃娃们果然乖巧了一秒钟。

绯缡就趁机开讲。

这是一个系列,英雄系列,方司徒说小孩子们都喜欢听,容易和小孩子们产生共鸣,教育效果就好好的,她再给他们玩些小游戏,孩子们开开心心地就加深了印象,接受起来飞快飞快。

但绯缡根据前几回的体验,自己吐槽,感觉没啥效果。今天讲完最后一堂,她以后再也不接这个活了。正好十月也快到了,以后推脱工作忙,再也不来了。

“咳咳。”

“当你们长大以后,你们会遇到很多强者,你们会希望自己也成为强者。之前我已经介绍了很多人物故事,他们个性鲜明,佛挡杀佛,魔挡杀魔,咳,这句不算,吧啦吧啦忘了啊,他们一骑绝尘仰天长笑。”

“现在我还要告诉你们另一种类型的强者。”绯缡严肃道,有点像恐吓。

“你以为它的时代过了,就像是花谢了,但其实它在淡淡静静地结果,你以为它缺少阳光雨水的拂照,即便结果也会干瘪瘦小,当不得奇珍。但其实它集结了生命中所有可用的能量,自身体里猛然弹出,啵地一响,花粉漫天。它的种子撒遍四方,无远弗届,连大地都不能拒绝。”

“当它再一次站在你面前,也许起初只是一棵刚破土的小芽,但是不要忽视它,”绯缡歪起头,和蔼一笑,“它还会再开花。”

孩子们老老实实地听着,听到开花,眼睛都亮起来。有的小手开始拍地面。

绯缡就知道讲不长,跟小不点儿们多讲几句话都费老劲了。

她只好匆匆总结:“老师的意思是,你们以后,迟早要接受挫折教育,开花就开花,不开花的时候也是在努力成长,做好每一阶段,会开很多次花。”

小朋友们惊奇地哦哦着,他们会开花?

绯缡头大死了。“来来来,我们不讲了,大家一起来看小图片。”

“说吧,你们想挑哪一朵,老师给你们捏出来。”

哦哦哦,小不点儿们完全兴奋了,这朵,这朵,这朵……

这是九月的最后一天。

俞白坐在工程屋前,夕阳一点点落进海面。他看着远方最后一条夕阳的红边隐去,只剩青灰色的海水静静地横在天地间。

这是九月的最后一天,定驻作业的最后一天,下一季,从明天开始,他和他的队伍就要换驻到尼捷高原。

队员们已经撤了,回家洗漱打点新行装。

俞白留下来,为工程屋最后打扫一遍卫生。

他听着海风的声音,暮色完全覆盖了这片沙滩。星星开始一颗一颗地在天上闪烁。

俞白站起来,推开工程屋的小门,将门背后收拾好的背包提起,轻轻地关上了小门,走向他的野地车。

罗望十年,十月。

时隔五年,第二轮全球岗位大升级正式拉开帷幕。

这次又新增了琼树星系探索部、指挥部直属专业培训项目处、指挥部直属集余场,原有二十部也根据需要各自扩展了不少新业务司。

其中琼树星系探索部的部长一职,与之前新增部门的任命方式一样,由指挥部规划委员会的委员暂时兼任,设两位业务副部长,副部长的岗位向大升级系统开放,罗望现今正司级管理人员都可以竞聘。

指挥部新增的两个直属机构,其处长、场长由指挥部规划委员会直接任命,处长、场长之下各业务组的管理岗位,向大升级系统开放。

十月一日,琼树星系探索部的部长被任命,发表就职演说。

十月二日,直属专业培训项目处处长被任命。

十月三日,绯缡被公告任命为直属集余场场长。

她走过的地方。

尾氏尾里半岛比芒山南麓,春暖花开。

“这片地址,在始临元年,是一个观察站。观察站的前方,是一座繁育场。大家从画面上看到的这条路,现在是尾氏尾里公共景观区南麓花园的一条散步道,当时是晏女士铺的。”

“晏绯缡女士,那时候是非人生命体研究部的机器人管理总长兼安全事务协调官。”金部长指着画面。

“如果大家仔细看,会看到在这个位置,有两个压印。那是她跪在地上的一双膝盖的印痕。她在那里作业,遭遇了虫。那时虫还不是我们现在提起来漫不经心的一种生物,那时它们杀死了罗望第一位英雄,我们人人闻之色变。”

“是她,直面虫,直面生死危险。道路没有干,她必须留在那里保证虫不会爬上路面,因为一旦虫被道路流液粘住死亡,不仅她死,她的同事也会死。她跪在路旁的草地上,凭借一己之力拦住虫,在路面刚凝固的时候又跪到路面上,带着她膝盖上的泥土。因为时间的紧迫,以及道路流液和当地土质的亲和性,就这样,她的膝盖印痕保留在了这条路上。”

“现在它是一条非常幽美的散步道,但这条道路第一刻铺成的样子,远不是现在的鸟语花香,而是一个征召者生和死的凶险。”

“我是方烈,罗望护卫军指挥官。我代表罗望护卫军向晏绯缡女士就任集余场场长,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和支持。晏绯缡女士,在工作期间,与我们经常合作,那些工作记录不便向大家展示,但是我要说的是,晏绯缡女士,是一个不会推卸责任,非常值得信任的伙伴。”

“支持她,进她的集余场,我向你们保证,她不会给与你们失望。”

真是太贴心了。绯缡站在演说台的一角,金部长和方烈过来拥抱她时,她又感动,又有些意外。

她不知道还会有这个环节。

“恭喜你,小晏。”金部长重重地拍她的肩膀。

“恭喜你,晏师。”方烈也拍拍她的肩膀。

“谢谢。”

绯缡走向演说台的中心。这是一场全球直播的就职演说。

“我是晏绯缡。”

她看着会场,开始背稿。“集余场是一个新地方,我第一次做集余场的管理,如果起初有经验不足的地方,还望大家海涵。集余场存在的意义是,让大家能够从容地追求文明,这也是我工作的意义。总之,大家有不要的东西,都可以送到我们集余场来。”

“我从元年登陆,做过几份工作。我的第一份工作在非人生命体研究部,那时候经常下海,其实和我的专业略有跨界,虽然看起来很辛苦,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,但是现在回忆的都是很开心的感觉。现在,集余场的工作和我之前非人部的工作又有点跨界,我同样期望学习能够引领我继续进步。而且,不仅是我,对于有兴趣加入集余场的未来同事们,跨界学习是一件同样需要面对的事,希望大家充满期待感,也希望我们在工作中既寻到自己工作的意义,又能寻到开心的感觉。”

绯缡停了一停,稿子在脑中已经可以倒背如流,但是她开始说出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真的也想如此做。

“如果问我的职业理想,敬业是最基本的。但我还希望,最终,可以给我一片海平原,让我把我的名字刻上去。”

“以后它可能上升,或者陷落,但我的名字始终与它伴随。时间会覆盖我,岩浆会覆盖我,海水会覆盖我,珊瑚会覆盖我,鱼骨会覆盖我,土壤会覆盖我,青草会覆盖我,小花会覆盖我,琼哥会覆盖我。但它会知道,我曾给它赋名,我曾用心伴随。”

“如果问我的愿望,我愿意在罗望的一块海平原上,刻上我的名字……不负我的征召岁月。”

俞白站在尼捷高原驻地观察站穹屋的最偏的角落里,视线越过前面队员们的头顶,望着大投影屏。

商檀安在这次大升级中,职位没有变动。不过,罗望十一年的年初,机械管理部的肯方部长进入规划委员会,成为咨事委员。他也被招进规划委员会,成为见习委员。

至于晏青丝,晏副司这三个字好像是魔咒,绯缡没有跨过去,晏青丝也没有跨过去。组织部外联司的正司长一职被宣传部文体综艺司副司,实力唱将肖端,空降截胡了。肖端曾经开过音乐剧课,晏青丝上过肖端的课,算起来也要叫一声老师。师生同台竞聘,老师还是更胜一筹,也是一桩美谈。

晏青丝最终去了组织部内勤司,仍任副司。在一个部里,约摸有点像轮岗的意思,这种深耕策略还是不错的。但不管怎么样,她还要被人叫五年的小晏副司。

罗望十一年的三月,工程策援部庆祝部门成立七周年之际,指挥部直属的专业培训项目处发出一则通告,面向工程策援部招收罗机培训生,选拔考试通过者,进入陆七区或者陆八区特训。

“我准备去投考晏场长的空腔队。”

俞白手一停,抬头望过去。

游挂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这几年过去,即使他已经做到比俞白还高半阶的策援分管中队长位置,他仍是对俞白尊敬有加,称呼上甚至更亲近:“哥,你看我有没有希望?我寻思着,挪挪地头试试,万一能成呢?”

“成。”俞白一笑。

游挂松了一大口气,叨叨咕咕地给自己分析:“晏场长要是还记得我一分半分,看在过去的情面上,说不定能给我压线进,那样我希望就多点了。哥,你说有没有这可能?”

俞白扯了一个嘴角,敛眸低头含糊道:“……嗯。”

室内沉寂了半晌,游挂这大条汉,竟也叹出一声,没再絮絮叨咕,看着俞白卖力地擦拭。

“晏场长是个好人。唉,就是这新名头,我还叫不惯。”

俞白抬起头来。

游挂憨憨一笑:“当年我是最差的。我知道,我给队里拖后腿了。”咱队的排名上不去,跟我太差有大关系。”

“陈芝麻烂谷子的事,瞎说啥呢?”俞白笑着,故意侃道,“游中队。”

“哥,咱都是知根知底的老弟兄,别寒碜我了。”游挂摸摸脸,倒是不见羞,“兄弟们也有对我有意见的,我都知道。”

“瓜哥,你可别这么说。”

“哥,我没怪兄弟,我怪我自己,但是那时候真没办法,我是差,从考拉奇集训就一路差过来的,自己还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么。”游挂在俞白这里极自在,坐得歪七歪八,揉着膝盖骨,不耽误他怀旧。

“刚开始我寻思着,我肯定分到一个最差的队伍,或许压根儿就没队伍肯要我,谁曾想咱队伍还不错。”

俞白失笑,随游挂在旁边摆呼,他就有一搭没一搭地点头。

科幻灵异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首富大佬是我爸爸

狐三言

战神狂妃:病娇皇叔三岁半

木木无文

莲花秘诀

藕丝连

散行天下

风檐

当我绑定三次元论坛后

颜荀

云兕

山药紫薯粥

新书推荐: 神秘复苏之意识无限 都市奇门天师 天骄战王方寻沈轻舞 穿书后,我狂蹭反派大佬的光环 天浩劫 末世直播,粉丝只想票死我 末日:开局听见老婆心声,她是重生者 头发里的时间 诸天卡组:开局漫威制卡 我的血液变异了

星球上的完美家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看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土星喵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土星喵呜并收藏星球上的完美家园最新章节